主页 > E与生活 >步上摇滚祭坛、浴火重生的玛丽安.菲斯佛(MarianneFa >

步上摇滚祭坛、浴火重生的玛丽安.菲斯佛(MarianneFa

2020-07-18 18:36 来源:http://www.938sunbet.com 栏目:E与生活

电影《成名在望》(AlmostFamous,2000)透过一个热爱摇滚的青少年,与一个1970年代当红摇滚乐团的一段旅程,描绘当时乐迷、乐评、乐团之间关係与境况以及社会观念种种转变;看过此片者一定很难忘记片中乐团的头号粉丝,由凯特.哈德森饰演的潘妮(PennyLane,取自TheBeatles乐团歌名,当然是个假名)──她是诸多同类型少女(所谓的Groupie,疯狂歌迷)中的一个:耗尽青春生命、跋涉千里,只求追随心中偶像;以孜孜不倦的追随和青春美貌,终获与偶像亲近的入场卷后,不在乎被玩弄甚至蹂躏心碎。对这个角色的道地诠释,也为她带来金球奖最佳女配角,的确,就是女配角。

这件事从戏里戏外其实都说明了一个状况:摇滚乐虽然号称能颠覆既有传统、挑战霸权、追求自由与解放,但在性别上,这些事情似乎仍然还是遵循着父权社会的某种发展模式:由英雄、偶像带头,引领一场意识型态或实质上的革命,取得某些成功、并成为众人钦羡的对象,但这些英雄与偶像从此进入更为複杂的权力轮迴,而女性的地位,在这样的过程中,虽然有些意识和角色可以开始凸显、唤起人们对性别问题的重视,但不可讳言地终究还是居于次要的地位,只是作为配角的话也就算了,有些则更不幸地沦为男性的玩具、工具、甚至伤害的对象。

Mariannefaithfull-Sistermorphine

在发光发热的摇滚界中,被视为配角、最终推上祭坛成为牺牲品的代表性人物,非玛丽安.菲斯佛(MarianneFaithfull)莫属。1946年生于伦敦的她,父亲是位军官,也是义大利文学教授,母亲则和奥地利的哈斯堡皇室有所渊源。从小父母离异后便和母亲生活,度过平凡的童年后,等待着她的是不平凡的青春美貌、以及甜美的歌声;她从18岁开始在咖啡馆唱歌打工,某次派对中被滚石合唱团的製作人AndrewLoogOldham发现,Andrew走到她面前,对她说,「我要把妳变成一个大明星。」他的确做到了。滚石合唱团的MickJagger和KeithRichards为她写了一首”AsTearsGoby”(当泪水流逝),迅速攀上英国排行榜第9名,之后滚石合唱团也录製了自己的版本,年方17岁的玛丽安.菲斯佛尝到了一夕成名的滋味。

步上摇滚祭坛、浴火重生的玛丽安.菲斯佛(MarianneFa

MarianneFaithfull-AsTearsGoBy(1964)

拥有天使般的面孔,歌声又甜美动人,怎幺不会成为大明星?菲斯佛陆续推出的单曲包括"ThisLittleBird"、"SummerNights"、"ComeandStayWithMe"等,都大受欢迎,把她捧上了天。但随之而来的堕落也一样快速;菲斯佛1965年在剑桥嫁给导演之子JohnDunbar,同年11月生了一个儿子Nicholas,但不久之后,她便离开丈夫,展开与滚石主唱MickJagger一段高调无比、轰轰烈烈的恋情。

AstearsgobyMickJagger&MarianneFaithfull

我们无从得知这段有着大量镁光灯聚焦、成为当时摇摆伦敦(SwingingLondon)代表的恋情,带给菲斯佛的究竟是炫耀感还是压力,但这只飞上枝头的凤凰,却也不可免俗地开始耽溺于药物的快感与逃避感,她曾在KeithRichard家里的宴会上被警方临检药物时查获,神智恍惚、全身裸着只裹着一张毛皮。事后,菲斯佛多次在各种访谈上回忆着自己这段荒诞狂放的岁月,说这些古柯硷、海洛因,虽然当时看来时髦又刺激,一回首却只觉得汙秽与卑俗,让她身为人母的尊严丧失殆尽。不出几年,24岁时,她也和MickJaggar分手了,有人说她是「被领导摇滚乐的男人和被男人领导的摇滚乐抛弃」,同时也丧失儿子的监护权,让她企图自杀,之后便极少在众人目光下出现,只有在1973年曾和David Bowie同台演出。

MarianneFaithfull,DavidBowie-IGotYouBabe

海洛因和古柯硷不仅败坏了菲斯佛的名声,也使她的嗓音完全被破坏成瘖哑黯淡,无法在唱出甜美的歌声;这段期间,她不断和药物战斗,1975年发行的《Dreamin'MyDreams》(后改名《Faithless》)获得爱尔兰专辑榜冠军;接着,她继续辗转流离在男友家,生活颠沛不言可喻。

步上摇滚祭坛、浴火重生的玛丽安.菲斯佛(MarianneFa

MarianneFaithfull-BrokenEnglish

菲斯佛真正的强势回归,是在1979年推出的《BrokenEnglish》。她与叛客乐团Vibrators乐手BenBriefly的婚姻,对这张专辑的音乐有着深远的影响,注入了叛客元素、蓝调、新浪潮等多元化音效的尝试令人惊喜,而她那彷彿被酒精浸透、苍凉瘖哑的嗓音,在切切节拍中吟唱着毒品、酒精和性爱,还有自己破碎的感情和自毁的生活,本身更是极富戏剧性,却又真诚无比地诉说了她曾经到地狱走过一遭,所付出的惨痛代价,被认为是一张「黑暗的杰作」。

之后,玛丽安.菲斯佛彷彿在音乐中找到了救赎。不再是以纯洁笑容和天使面孔吸引人的一个年轻少女,作为浴火重生的中年女性,她这次才真正地用自己的双脚,站在了镁光灯下,自1980年代以来,以两三年就发行一张专辑的速度,不断深耕乐坛,合作对象更都是摇滚乐界最顶尖的名字,包括DavidLynch的御用配乐人AngeloBadalamenti、U2乐队的长期製作人DanielLanois等,而她也从不掩饰自己日益增长深刻的皱纹,苍凉低落的表情,出现在每张专辑的封面上。而她合作的对象,也遍及下一个世代的摇滚歌手,2002年的《Kissin'Time》,合作对象包括Blur、Pulp、Beck、BillyCorgan(TheSmashingPumpkins)等崛起于1990年代的新一代摇滚巨星,2005年则是与PJHarvey、NickCave与DamonAlbarn(Blur乐队)等名家合作,发表了《BeforeThePoison》,其中,同样个性独具的独立女歌手PJHarvey创作和製作了一半歌曲,苍凉凄然的歌声和阴郁猛烈的情绪融合在一起,创造出令人深刻的印象,和歌德天王NickCave合作的”CrazyLove”更是令人动容。在那歌声里,彷彿所有青春美梦的幻灭,都得到了救赎。

MarianneFaithfull-CrazyLove

除此之外,玛丽安.菲斯佛也参与电影例如《凡尔赛拜金女》、《亲密关係》等演出,并获得不少奖项;2016年,她举办了庆祝了自己步入乐坛50年的巡迴纪念演唱会,引起热烈的回响。

1987年的《StrangeWeather》专辑中,玛丽安.菲斯佛再次以充满沧桑、无奈凄凉的瘖哑嗓音,唱出了那首改变她一生的”AsTearsGoBy”,如今已高龄72岁的她,昔日的芬芳甜美、荒唐耽溺,都已成过去,她那少有的惊涛骇浪的人生,却在最终能够站稳脚步,露出波澜不惊的微笑,证实了生命的胜利。曾经看过有人称这张作品是「最适合在割腕时播放的专辑」,但事实上,玛丽安.菲斯佛所经历的一切、以及她现在所唱出的一切,两相对比之下,却是最让人有活下去勇气的啊。

步上摇滚祭坛、浴火重生的玛丽安.菲斯佛(MarianneFa

MarianneFaithfull-AsTearsGoBy(1987)

比起许多经典乐团只能靠巡演、演唱旧曲目作为不被世人遗忘的手段,玛丽安.菲斯佛所展现的,是靠音乐让自己的人生重新站起来的决心与毅力,年轻貌美的花火灿烂终归不长久,如今的她,绽放的才是真正耀眼的光芒。

步上摇滚祭坛、浴火重生的玛丽安.菲斯佛(MarianneFa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