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与生活 >在外租屋不幸遇到「恶邻居」,法律帮得上忙吗? >

在外租屋不幸遇到「恶邻居」,法律帮得上忙吗?

2020-06-27 04:02 来源:http://www.938sunbet.com 栏目:E与生活
故事,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开始

回到位于老旧公寓的租屋处,打开铁门进入以后,有一段不长的小走廊,走廊很窄,差不多是适合一个人行走的宽度。

走到底有一间房,比邻的两旁也各有一间,隔成ㄇ字型的三间分租套房使用,门跟门之间的距离都很近。

我们房间对门的那间房,住的是位男房客,想起搬进去时的接触,女友觉得这人似乎有些奇怪,提醒我要小心提防,虽然我并没有感觉到有什幺太大的不同,但这些日子以来,从他房间内飘散出来的菸味,又或是极大声的电视音量,坦白说,我对这个邻居也不是有太多好感。

叩、叩、叩

叩、叩、叩叩

叩、叩、叩叩叩

就在我确定是在敲我房门时,我正在跟猫玩。

「谁?」

「那个…我跟你讲一下…」

我拉开插销锁,转动手把开门,门上的防盗锁链我没有解开,也是因为我对两位邻居并不感到信任。

透过门缝的是一阵酒气,还有男房客透过门缝,面无表情的半张脸。

「那个…你们是有跟房东说什幺…?」

「喔…房东之前有打来关心我们住的状况,我们是说有时候有听到音乐声这样。」

房东前不久确实有拨通电话给女友,询问这些日子以来,住的状况怎幺样,我们是有反应菸味跟音量的情形,但我们并未带有任何批评,或是请房东做出处理,由于我们才刚搬进来,我们很单纯地去谈论住的状况,仅是如此而已。

我想男房客是在问这件事情。

另一名住户是位女房客,不知道什幺时候她也跟着从房间出来,同样满身酒气。虽然知道他们感情不错,都会进对方房间,但这名女房客平时较为客气,会叫男房客将音量开小声一点,并跟我们说声抱歉。在这样的当下,大白天一起喝得酩酊大醉,她一直叫男房客不要这样,希望能结束这场对谈。

「啊是有吵到你吗…」男房客问。

「也没有啦,就有时候听得到音乐声这样。」不想太直接,我是客气了。

「音乐喔…」讲完后男房客便逕自回头进入他的房间。

「他要搬走了…嘘…」女房客比着手势对我说。

看她喝醉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只知道在我们反应居住状况后,房东先生可能是有跟他讲些什幺,才会造成今天这样的情况。

突然,一道狂放的音乐声,划破这诡异的氛围,是从对面房间传出来的。

男房客走出自己的房间,站回我的门口,从门缝中投射不友善的目光。

「你是说这样吗…?」

我苦笑,一方面是因为他的挑衅,一方面知道接下来恐怕事情不妙。

冲突,一触即发

「房东只是关心我们搬来后的生活情况,我们也是照我们住的状况跟他讲,我们没有指谁,也没有责怪任何人的意思。」我解释,试图将状况拉回能够理性对话的场面。

或许是喝醉的关係吧,中间穿插一阵胡言乱语,他开始讲他的学历,还有我听不懂的话语,我看到隔壁房同样也喝醉的女房客,一边叫男房客不要骚扰我,却时不时被他推倒在地。

「你把门打开,我跟你讲一讲啦…」

「不用啊,我们现在就可以讲啊」

「没关係,你把门打开…」

「为什幺?」

「你把门打开,让我进去里面讲,我不会杀害你啦…」他面无表情地说。

心跳得好快。

「……..我不会让你好住下去啦…」

他见我不为所动,稍作停顿后说。

门缝中,他嘴角上扬,面露极其诡异地微笑看着我,随着令人不舒服、噁心的感受袭来,我不知道这些话代表了什幺?或者是,接下来他打算做些什幺?

「你现在是在恐吓我?」「好啊,我请警察过来讲!」

「…好啊」

「好,没关係,你等我,我叫警察来」我用力把门关上。

无论如何,在当时我的确是感受到自己的人身安全遭受威胁。我决定先找个工具防身,环顾房间后却找不到适合的武器,想起有把削水果的小把水果刀,这个关键时刻却又放在哪呢?

我想到应该请房东过来处理,而且以目前的情况,就算处理个段落,继续住在这里也睡不心安,未来女友出入一定也让人非常担心,我们得立刻搬走,而且最好就在今天解决!

我立刻拨打电话给女友,好不容易接通以后,我请她立刻连络房东前来处理,也提醒她为了安全,可以请警察一同回来,女友则是嘱咐我先在房间里待着,千万不要开门。但随着我们匆忙讨论的同时,门口又传来急促的敲门声,伴随力道的渐增,我知道男房客迫不及待地想要破门进来。

我决定先报警!

受困

报案后,等待警察到来的同时,我听到有人出去,开关铁门的声音,门扇与门框的撞击声响很大,我猜是男房客,他出去做什幺?我要开门看看情况吗?我还没有个定论。再随着撞击声打破我好不容易获得的片刻宁静,我知道他回来了!

这段时间会从外面带回来什幺呢?我唯一会担心的只有一件事——纵火。

我走到房间窗户旁边,看着生鏽的铁窗,由同样生鏽的螺帽固定着,还是需要扳手才能拆解下来,但哪里生得出扳手呢?印象中,防火逃生的训练知道可以先把门缝堵住,阻断空气流动,不要让火势蔓延进来,再加上已经报警的情况,我应该还是能在火势变大之前逃脱。

应该吧?如果一切如我设想般顺利,谁知道呢?

随着时间继续,我接到了警察打来的电话,他们表示已经到达门口,并请我出去开门。

这实在有点尴尬,最大的问题是我一开门可能就要直接面对冲突,我有办法直接冲到铁门让警察进来吗?

不管怎样,就算面对面冲突打不赢,至少我还能摆脱,能够让警察进来吧!我轻声地拉开插销锁,解开锁鍊锁,手放到把手上,準备转开时…

我接到了女友的电话。

她告诉我她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也已经请警察过来了,她会跟警察一起开门进去,并叮咛我千万不要打开房门。快讲完的同时,又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还有挑衅的话语,我已经很轻声地解锁了,他是怎幺听到的呢?

还是,他一直都在外面等?

随后,警察跟女友顺利进来了。

我听女友说她帮警察开门进来后,走廊上并没有人,两位警察的手按在枪的握柄上,一面戒备一面敲门请男房客出来,我们后来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但应该也是疯言疯语,当场也没什幺违法事实能带走他。

在他们谈话的同时,我们赶紧打包行李,我早已联络了搬家公司,不久后便会来帮我们把东西搬走。

而两位好心的警察,后来也站在外面陪着我们,让我们顺利地把所有行李送上车,最后才一起离开。非常感谢他们,顾及我们的安全,让我们免于之后有第二波冲突的机会。

后记,你该如何保护自己

后来,我私底下询问警察,这样的状况告成功的机率大不大,他表示只要有感到人身安全遭受威胁,并且心生畏惧,其实就可以提告恐吓,只是因为我当场没有录音录影存证,告成功的机率可能不大。而警察也告诉我,他自己也住附近,他知道这区的出入份子很複杂。

自己相当明白毫无证据的状况,确实难以透过法律,让对方得到应有的惩罚,不然,我一定告,这是肯定的。

有这样的状况要退租,应该很合理,房东也不能认为是违约吧?

也想藉此机会告诉大家,房客要提前解约,只有在几种特定的情况才可以达成,这样的冲突情况并不能让你提前解约,应该也是认为这是双方当事人之间的事,与房东、房客间的租赁关係无关。

根据内政部在107年六月所公布的住宅租赁契约书範本,里面就有提到房客能提前终止租约的情形,只要有发生下列的五种情形之一,没有办法继续居住,就可以提前终止租约,房东也不能向房客索取任何赔偿。

这五种情形包括:

    住宅无法作为居住使用,且有必要进行修缮,经房客通知后,房东仍然没有在一定期限内修缮。住宅因为非房客的原因,而有一部分灭失的情形,且其余部分不能达居住使用。住宅有危及房客安全或健康的问题。房客因为疾病、意外而有长期疗养的需要。有第三人对住宅主张权利,导致房客不能做居住使用。

房客如果依照这些情形要向房东提前终止租约,必须于终止前的30天,检附相关证据,以书面通知房东。

恶邻居确实会造成住居很大的问题,尤其在生活空间更为接近的分租模式中,终止租约的规範只限缩在房东与房客,房客间的问题又另外处理,这就是很难消弭的灰色地带吧。

从这件事当中学到了什幺呢?在外租屋真的很多事情要注意,除了一般常见的硬体设备、租赁价金等契约内容,也记得从房东或是房仲那多作询问,了解邻里环境,还有邻居们的生活、就业状况,也许才能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

但要完全杜绝不好的邻居,基本上不太可能做得到,恐怕还是只能任凭运气。不过也别气馁,我们还是能学习如何保护自己,在需要的时候能先确保自己与家人的安全。

别忘了,平时就要备有防卫性的武器,能让你正当防卫保护自己,且思考过所有逃生情况所需的路线和重要行李,提醒自己在需要时记得蒐证,以备后续法律途径所需。也建议大家,平时可以留着旧手机作为录音或录影用,在需要时,就能保有两支手机对外联络或存证的弹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