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生活史 >为什幺揭发强暴犯身分的骇客会比强暴犯被关更久? >

为什幺揭发强暴犯身分的骇客会比强暴犯被关更久?

2020-06-15 21:40 来源:http://www.938sunbet.com 栏目:D生活史

为什幺揭发强暴犯身分的骇客会比强暴犯被关更久? 

  2012年美国俄亥俄州东部斯托本维尔的一所高中,发生了美式足球校队球员在派对上集体性侵同校的未成年少女事件,嫌犯甚至将过程中拍摄的图片和影片上传到社群平台上。而一名骇客透过入侵学校电脑主机,找出了嫌犯的作案证据和真实身分,并在网路上公布其个人资料。

  这名骇客协助揭发嫌犯身分并使他们被法律定罪,强暴少女的两名嫌犯瑞奇蒙(Ma'lik Richmond)和梅斯(Trent Mays)分别被判处一年和两年的有期徒刑,现在都已刑满获释。但29岁的骇客德瑞克‧罗斯塔特(Deric Lostutter)就没那幺幸运了,他目前正面临比强暴犯还严重的十六年有期徒刑,而这都归因于美国过时的网路安全法。

  是什幺样的法令让揭开强暴犯身分的骇客,面临比强暴犯还严重八倍的刑期呢?罗斯塔特的律师托尔‧艾克兰(Tor Ekeland)说出了答案:美国政府在1986年针对电脑犯罪所订定恶名昭彰的法条:《电脑诈欺及滥用法》(Computer Fraud and Abuse Act,CFAA)。

为什幺揭发强暴犯身分的骇客会比强暴犯被关更久?

  多年来,纽约律师艾克兰不但致力为网路和电脑案件辩护,还是法律界倡议改革《电脑诈欺及滥用法》的领导人物。该法明定人们禁止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擅自存取他人电脑或是销毁资料。但现在和雷根政府时期的网路环境相比已经有许多变化,而法条里含糊的「未经授权存取」定义,却已经几乎变成司法单位自由解读的司法工具。

  艾克兰在访问中说:「很多人在社群或交友网站都会谎报真实年龄,而人们也常态性地违反服务协议条款。」这种情况就像如果有一天你被判定触犯了服务协议条款中的未授权存取规章,那幺你将可能被司法单位认定为犯下联邦重罪并负有潜在责任。

  「这赋予检察机关一个过度强大的司法工具,经常用来惩罚那些实际上没有做出什幺严重行为的人,他们做的相当于在建筑物上随意喷漆而已。」艾克兰说道。

  居住在肯塔基州的罗斯塔特,同时也是骇客组织「匿名者」(Anonymous)的成员,他被检察机关指控鼓励另一名匿名者成员诺亚‧麦修(Noah McHugh)共同骇进斯托本维尔当地的足球粉丝网站「RollRedRoll.com」,他们在网站上发现能辨识和确认强暴犯身份的个人资料后将其公布,而校方原本还意图将性侵案件压下来。后来,麦修对骇进网站一事认罪,而罗斯塔特则坚不认罪。

  律师艾克兰在访谈中反问说:「此案中,如果这些指控都是真的,那幺这些行为又造成了怎样的实际危害?司法单位声称这个行为是某种诽谤或侵犯隐私权?那提起民事诉讼不就结了,为何还用会坐牢的刑事案侦办?还比照重罪处理?而且还是在揭发强暴犯身份的状况下?我认为司法单位做得有点超过,特别是强暴犯本身才被判刑两年而已。」

为什幺揭发强暴犯身分的骇客会比强暴犯被关更久?

  主嫌之一的梅斯被法院判处两年有期徒刑而不是一年,是由于他将未成年受害者的照片和影片散播到网路上,使之成为未成年色情档案。艾克兰针对这点提到,在美国製作和散布未成年色情档案是很严重的罪行,但梅斯的刑期却比散布未成年色情档案的最低量刑还来得少,很显然联邦调查局并没有执着于这项指控。「我对检察官如何行使自由裁量权感到非常疑惑。」艾克兰说。

  那为什幺美国政府仍坚持对骇客祭出重罪呢?艾克兰认为这是一种政治反应,其中某部分的动机是为了製造恐惧。「匿名者做的任何事情都让美国政府感到害怕,而美国政府正试图用保护公众的藉口来控制网路,好让民众能远离『匿名恐怖份子』的攻击。」艾克兰指出,美国政府正在製造一场「数位战争」,简单说就是争夺网路资讯的控制权。

  此外,艾克兰也还提到目前有上百间公司因违反《电脑诈欺及滥用法》而面临民事诉讼案件,但这些公司永远不会遭受刑事诉讼的迫害。「我认为这体现了某种价值观,我们似乎更倾向让企业免受刑事责任,即便他们做的事情远比任何个人犯所做的还更为恶劣。」

  「你不需要用惩罚自己的方式,来获得更安全的网路环境。我认为这是非常愚蠢的想法。」艾克兰总结说。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申博沙龙|专门提供本地生活|网站地图 申博suncitygame下载 申博7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