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生活记 >在传统工艺中体现顶真的职人精神 >

在传统工艺中体现顶真的职人精神

2020-06-27 02:04 来源:http://www.938sunbet.com 栏目:Q生活记

在传统工艺中体现顶真的职人精神

今年初夏,我参加了文化部文化资产局所策画的《一心一艺:巨匠的技与美 》撰稿团队,拜访了两位土水修造领域的匠师。在澎湖听吴通寿司阜介绍澎湖传统民居咾咕石砌如何堆叠,看他示範灰壁上的花纹是如何印压上去,听他解释屋脊线条要如何抓才会好看,他讲的那些在澎湖还随处可见,只是逐渐凋零不再增加了。还去了基隆,由陈楠雄司阜带看了和平岛上他设计的几座气势恢宏新式的庙宇,听司阜和他的两位学生聊起过去的传统工法,有许多在现代建筑中已派不上用场了,如抹灰、拖线等,当下一阵唏嘘感叹。

编竹夹泥、土埆、砖造、石砌等一类的建筑,都还不是太遥远的从前,只是短短几十年全换成了钢筋混凝土、钢构等新式工法,追求更快更坚固的建筑工法,这是必然的演变,无所谓对错好坏,老匠师们其实也都与时俱进,在扎实的传统技术底子下谨慎择用新的工法,因为这是趋势,传统工法也就逐渐淡出匠师们的手。其实大家也可以用传统工法来兴筑一栋新房子,只是很少有人愿意这幺做,结果传统工法只能守在古蹟修复的圈子里,又或者说因为有古蹟,而留住了这些传统技艺。

随着多数匠师们的年事渐高,传承是刻不容缓的任务,然而现下已不时兴「学师仔」,许多接下棒子的四、五十岁中生代,他们的身后找不到更年轻的人。如陈楠雄司阜说的:「年轻人都去读书了,念到大学毕业后,还有谁要来学工夫?」何况学艺之路艰辛,如今又有多少人甘愿被磨练?《一心一艺:巨匠的技与美 》当中书写了司阜们穷尽一生的技艺养成,有汗有泪有光荣,最好有人能获得感召,愿意投入传统技艺的传承。

藉由採访的问与答,受访匠师的轮廓与厚度被勾勒被挖掘。和匠师聊天很有意思,总能增广见闻。我是听吴通寿司阜讲起庙宇的阴阳,才留意原来庙宇屋顶前后并非对等,而是像戴帽子一样,前短后长,前高后低,这叫有阴阳;听陈楠雄司阜说起剪黏,才知道原来龙有七种动物合成,蛇身、鱼鳞、鹿角、虾目、鹰脚、鸡爪、牛唇;狮要有五短;颈短、身短、头短、脚短、尾短;凤要五长:脚长、翅长、尾长、脖子长、眼尾长。

自此而后见了庙宇,都会特别留意司阜们提到的「重点」。司阜们风格不同,工夫手路各有其见解,光是灰壁施作,大同小异的程序中又有独到的撇步,我喜欢听他们说起自己盖某间庙、修某间古蹟当中的曲曲折折时,眼神发亮的样子。讲述的细节中,流露作为一位司阜的态度与傲骨,一路走来的坚持形塑出现在的他们。他们的话语,对我而言,不只是採访工作的材料,亦是人生历程的省思。

「如果不能做好,宁愿不要做。」陈楠雄司阜说。

「做老闆的以赚钱为目的,做师傅的人重的是对作品的成就感。」吴通寿司阜说。

他们说的道理都很平实,很好懂,但能终身奉行始终如一,却不那幺简单,因为考验何其多,当利润不足、时间不够、与业主意见相左等各种状况题出现,要坚持自己的工作信仰,还是敷衍过去,最是容易动摇的时刻。两位司阜在艰辛的路上都走得踏实诚恳、兴高采烈,这样的态度鼓舞了我,总让我在採访结束后,觉得世界真美好。

希望美好的工艺与态度,都能源远流长地传递下去。

关于《一心一艺:巨匠的技与美》:
《一心一艺:巨匠的技与美 》第六辑收录十五位匠师的深度报导,包含文化部文化资产局指名之文化资产保存技术及其保存者,囊括土水修造、大、小木作、石作、彩绘、凿花、剪黏泥塑、石板屋、泰雅织物修复、造王船等技艺。本书不只介绍匠师的生命历程、师承流派与生活知识,并从中发掘、记录匠师的技术、艺能,以及其值得学习的人生经验,期能藉此保存并推广无形的文化资产概念,并彰显台湾人「顶真」的工艺精神。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回收绿报报24
回收绿报报24
「清洁队其实就是在做最髒的工作!」二仑乡清洁队队长...
查看详情>>
回收绿报报25
回收绿报报25
环保署资源回收管理基金管理会看重马来西亚资源回收业...
查看详情>>
回收绿报报26
回收绿报报26
20年可以成就多少事?这20年,能让一座原本被认为...
查看详情>>
回收绿报报27
回收绿报报27
台湾资源回收工作已推行了20年,在政府与全民的共同...
查看详情>>
回收绿报报28
回收绿报报28
「资源回收再利用」、「垃圾分类」这些耳熟能详的日常...
查看详情>>